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首頁
新聞 週邊
劇照 劇情 搶先看
配樂 視頻 霹靂會
月刊 官網圖
霹靂同人
其它同人
原創
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16】霹靂幽靈箭第二部(20集)
【15】霹靂外傳之葉小釵傳奇(6集)
【14】霹靂幽靈箭第一部(25集)
【13】霹靂王朝(30集)
【12】霹靂狂刀(60集)
【11】霹靂天命(14集)
【10】霹靂烽雲(20集)
【09】霹靂紫脈線(20集)
【08】霹靂天闕(30集)
【07】霹靂劫(30集)
【06】霹靂異數(40集)
【05】霹靂劍魂(20集)
【04】霹靂孔雀令(10集)
【03】霹靂至尊(15集)
【02】霹靂眼(20集)
【01】霹靂金光(16集)
霹靂電影-聖石傳說
霹靂舞台劇-狼城疑雲
【霹靂外傳】梁祝西湖蝶夢
霹靂武道列傳Ⅹ-群俠戰記
霹靂武道精選-群雄籙
霹靂武道列傳Ⅸ-戰魂記
霹靂武道列傳八-勇戰之巔
霹靂武道列傳七-戰烽雲
霹靂武道列傳六-刀劍決
霹靂武道列傳Ⅴ-降魔錄
霹靂武道列傳Ⅳ-天之濤
霹靂武道列傳三-冰刃焱華
霹靂年鑑-正邪之爭
莫召奴完全接近寫真
2012霹靂新春特別節目
2011霹靂新春特别節目
2011霹靂魔幻交響詩音樂會 
2010霹靂新春特别節目(刀龍傳說人氣偶像特輯/情人節特輯/西螺福興宮公演)
2010霹靂交響音樂會
無非演唱會-布袋戲星光傳奇
2004霹靂世紀新春音樂會

2002-2005霹靂新春特别節目(傲笑紅塵的危機/新春爭霸/傲笑紅塵的危機/霹靂嬉遊記)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月刊189期編劇漫談——魔王子(上、下) | 2011-5-4 18:10:00

編劇漫談——魔王子(上)

文/編劇 三弦

有個人對我說,他覺得魔王子就像是個鏡子,你想什麼你就會看到什麼,我笑了,這真是我覺得最精妙的譬喻了。王子這個角色足以讓人愛又讓人恨,我想給觀眾不同的感受,用各種角度各種方向去看這個人,會得到各種不同的答案,他的名字正是我所冀望的感受。

大家好,這一次說不定是小三子最後一次跟大家聊天了,我想這些年來大家一定受夠了小三子的荼毒。大家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好吧,拭去離別時模糊的淚眼,最後一次的編劇漫談,按照往例,我們是不是先聊八卦?

絃知音:用固定的行為模式來面對生活是一種懦弱,重複相同的行為真的能讓人得到樂趣?

耶?佛公子你來湊什麼熱鬧啊?

小編:喂!是你打錯字了吧。那是謎之音不是絃知音啦。快改回來。

好吧,生命總有一些錯誤,錯誤也是我們生命的一部份,所以我們又何必急於掩飾或修改錯誤?

不過那句話說得有理,每次都講八卦,那不是被八卦制約了嗎?所以小三子今天不講八卦。直接跳到主題。

今天要跟大家聊的角色是魔王子,實際上,王子對小三子來說,是具有非常獨特意義的。其實在動手寫這個角色之前,小三子的辭呈已經遞出了,這個角色並不需要太嚴格的定義就可以說是我個人的告別作。或者也可以這樣說,因為小三子在這個角色身上,放下了很多實驗性質的東西。反正也不怕被老大碎碎念了(笑)。

在最早執筆佛獄的時候,小三子就設計了一個被咒世主封印的角色,也是王的親生兒子。我問老大,我有兩個選項:一個將至善至美的聖者,跟一個離經叛道絕對不可捉摸的異數?

老大選了後者,他要一個連王都不得不封印他的異類。然後是他的副體設定,赤睛的性格是我幾經思考各種衝突後作下的妥協,如果不是我將要離職,赤睛與王子的關係絕非現今這樣,而是會更加複雜迷離。

附帶一提,現在赤睛的造型,有點類似我當初預想中的聖者王子造型。編劇八叉對此頗感到遺憾的,她說我各種古怪性格的人寫很多,除了佛劍之外卻沒有寫過其他聖者。而那是我八年前的作品了。所以倒是滿希望我臨走前寫一個聖者來看看。

好吧,先來說主題。

謎之音:主題?你確認你信奉的是你所陳述的?或者你只想找個偉大理由來包裝你的囈語?

雖然謎之音很吵,但是我得說,誰說作者一定要信奉什麼才能陳述什麼?一個奇想一個幻想一個異想一個夢想,都足以成就一個故事一個角色一個歷程或者一個……亂七八糟且荒唐無端的事件。若作者必須信奉什麼才能陳述什麼,那西遊記的作者肯定以虐待動物為樂,你看他取經路上,殺害多少保育類動物啊。

有個人對我說,他覺得魔王子就像是個鏡子,你想什麼你就會看到什麼,我笑了,這真是我覺得最精妙的譬喻了。王子這個角色足以讓人愛又讓人恨,我想給觀眾不同的感受,用各種角度各種方向去看這個人,會得到各種不同的答案,他的名字正是我所冀望的感受。

魔王子凝淵,當你凝視著深淵時,深淵也凝視著你。

我猜測以後一定會有很多網友來我部落格問我魔王子的想法,對此,我借用王子語錄一句:如果你知道王子在想什麼,請你告訴我,因為我也很想知道。

不過知道王子在想什麼很重要嗎?其實也不是這麼重要吧,現實生活中我們老是在猜測各種人的各種心意,但實際上大部份的時候,我們都~猜~錯~了。

好,繼續扯回王子,凝淵,深淵,深淵就是個洞,洞是什麼?就是沒有東西,就是一個凹陷,就是不存在,但我們把鏡頭放大到一個宇宙來看,會發現存在的星體如此繁多巨大,但在宇宙當中,最大的存在是「不存在」。若星體是漂浮的顆粒塵沙,整個宇宙就是那最為巨大的深淵。好似長了幾顆青春痘般的礙眼,如果將有與無放在一起比較,將這個宇宙中所有存在的東西聚集在一起,再對比這個宇宙,那到底是存在的物質大?還是不存在的虛無大?

但微妙的是,受限於主觀思想,我們將存在的東西當作主體,而損壞了存在的東西,就變成破壞。

於是在地面上挖起一大塊泥巴之後,我們說:這裡有一個洞。但究竟是這個洞的虛無破壞、佔據、出現在這塊地面上,還是地面破壞、佔據、出現在整塊虛無上?

看完這段話,如果能理解的人,恭喜你,你已更接近王子一步,你可以得到獎賞:蛾空邪火一發。

小編:是蛾空慾火吧,你看那就劍之初跟玉辭心……

咳~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就是王子的一部份,但是由於我把他寫的太空了,而實際上王子就是空的,你要怎麼把一個沒有的東西,一個空的東西,去拿出他的一部份呢?所以,剛才的論述也不存在或屬於王子的哪一部份了。

敢情今天的編劇漫談是哲學漫談是吧……

依據此理,王子的內心是虛無的,這種虛無並不來自於孤獨、童年回憶、教育或心理創傷,二十與生俱來的、原始的,如果有看過大逃殺的原作小說,那近似於桐山和雄的無心無感,不同的是,桐山和雄是後天造成的創傷,且更為冷漠的,而王子是先天的,更為表露的。王子排斥所有被創造的,存在的,無論是有形的物質火無形的規條,他嘲弄、輕視、破壞、摧毀這些,你要說他以此為樂嗎?不,他甚至不因此感到快樂,你要說他真的厭惡這些嗎?他甚至也不厭惡。那與他毫無相關。要說他會想以他的理念去創造一個他想要的世界嗎?不,他根本不會在乎他人的存在。那些人的想法其實也與他無關。

那觀眾或許要問,那他作這些事情的目的為何?

喔,猜猜看王子會怎麼回答?猜到有獎,墮落天堂參觀門票一張,保證讓你流連忘返,進的去的人通通出不來喔。

至於我為何會下定決心寫出王子,起因大概要推到一年多前,我在網路上遇見一位戲迷,他現在可以說是一位我非常珍惜重視的朋友親人,他博聞廣洽,與他聊天是很有趣的經歷,我們談了許多關於政治、哲學、社會、人生觀等等各種話題,某次我與他談到道德問題,提到了關於兄妹亂倫的禁忌始源。也就是道德源頭問題。在那場討論中,我用我微薄的智識,與他針對許多道德、傳統的存在原因,以及各種人類情感作剖析,大概這一路的相關話題聊了有幾十個小時之久吧。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我就另存MSN的對話新檔超過三次。在討論當中,我講了五隻猴子的故事,我想很多人都聽過,我直接從網路摘錄下來:

把五隻猴子關在一個籠子裡,籠子上頭有一串香蕉。實驗人員裝了一個自動裝置,若是偵測到有猴子要去拿香蕉,馬上就會有水噴向籠子,這五隻猴子馬上會被淋濕。

首先有隻猴子想去拿香蕉,馬上水噴出來,每隻猴子都淋濕了。每隻猴子都去嘗試了發現都是如此。於是猴子們達到一個共識:不要去拿香蕉,因為有水噴出來。

後來實驗人員把其中一隻猴子換掉,換一隻新猴子(稱為A猴子好了)。關到籠子裡這隻A猴子看到香蕉,馬上想要去拿。結果被其他四隻猴子海K了一頓,因為其他四隻猴子認為新猴子會害他們被水淋到,所以制止這新猴子去拿香蕉。這新猴子嘗試了幾次,被打的滿頭包,還是沒有拿到香蕉。當然,這五隻猴子就沒有被水噴到。

後來實驗人員再把一隻猴子換掉,換另外一隻新猴子(稱為B猴子好了)關到籠子裡。這隻B猴子看到香蕉,當然也馬上要去拿,結果也是被其他四隻猴子K了一頓。那隻A猴子打的特別用力,B猴子試了幾次總是被打的很慘,只好作罷。

後來慢慢的一隻一隻的,所有的舊猴子都換成新猴子了。大家都不敢去動那香蕉,但是他們都不知道為什麼,只知道去動香蕉會被猴扁。

這就是「傳統」的由來。

傳統不去反省它,就沒有價值。

故事大概就是這樣,其他討論的內容不詳述,我簡單用以下一句話總結。

你確定你所信奉的每個理念,你都能確實找到信奉他的理由嗎?

這個問題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只需向自己解釋。

於是挑戰理念的王子,終於橫空出世了。

嗯,由於王子的創作過程非常複雜,所以小三子今天先聊到這吧,下次編劇漫談,我們再來繼續談關於王子的其他部份,呃……如果他還有其他部份的話。

啥?你說我開場不是說,這時小三子最後一次編劇漫談?

唉,你應該相信的是我這個人,而不是我說的話。

以上,完畢!XD

編劇漫談——魔王子(下)

談魔王子就一定要談到赤睛,赤睛這個吐嘈役的發展,是因為王子需要有一個人能跟他對話,王子太過虛無狂亂,我不相信有一個人能跟隨在他身邊太久,所以只能設定副體赤睛與他對談……對赤睛而言,飛鷺是他所遇到的一個善良女孩,這是一段插曲。也讓觀眾瞭解到赤睛在與魔王子之外的人相處上的另一面。

上次小三子講了魔王子的創作源由後,群眾紛紛表示聽了很激動,因為他們很久沒看過這麼會騙稿費的人了。洋洋灑灑講了一大堆,竟然還沒講重點。唉~真是的,大家太不了解小三子的苦心了,別的角色也就算了。王子這樣特別的角色,當然要多花點時間講解他的出身來歷啊。

好吧,我們繼續騙稿費……

在進入王子的正題之前,先說一下,很多人特別到我的部落格來詢問王子跟赤睛的關係,還有赤睛跟飛鷺的關係。

赤睛與王子的關係,用戲劇上來說,就好比是希臘神話中的阿波羅(Apollo)跟戴奧尼索斯(Dionysus)一樣。一個代表冷靜、沈著,穩定與節制,另一個則是狂亂、善變、虛無與放縱,這樣的組合在戲劇中並不少見。通常除了同伴關係外,還有對立關係,輔助關係等等的各種組合方式,有興趣的人可以研究一下哪幾部小說戲劇電影是這樣處理的,小三子就不舉例了。

另外一個很多人問的問題是赤睛與飛鷺的關係,對赤睛而言,飛鷺是他所遇到的一個善良女孩,這時一段插曲。也讓觀眾瞭解到赤睛在與魔王子之外的人相處上的另一面。對赤睛來說,飛鷺或許不會重要到足以動搖他任何理念,但他同時也不願意看到飛鷺受到傷害,否則也不會企圖從王子手上救出他了。至於赤睛為何從來不在魔王子面前提到飛鷺?我想赤睛不是棒槌,他比誰都瞭解王子,提出來後的結果是怎樣?我想觀眾一定很清楚~

談魔王子就一定要談到赤睛,赤睛這個吐嘈役的發展,是因為王子需要有一個人能跟他對話,王子太過虛無狂亂,我不相信有一個人能跟隨在他身邊太久。所以只能設定副體赤睛與他對談,原先赤睛的預想有謀士、軍師、聖者等各種形態,後來我決定讓他跟隨王子身邊,作為一個旁觀者。最早的時候,赤睛被咒世主賦予監察王子的責任,但後來赤睛自己決定要看著凝淵如何將自己推入自毀的深淵。大概在梟皇前期的時候,兩人就有過這樣的對話,大意是赤睛要看著王子如何被自己吞噬。不過詳細集數跟內容,現已埋藏在前一部電腦裡頭了(默)。

好吧,我們繼續回到王子身上,我寫過難以捉摸的假瘋子狂龍,外表瘋癲卻比誰都清醒,也寫過喜怒無常的真瘋子嘯日猋,他是實際定義上的精神異常。那王子呢?他是清醒還是瘋狂?他的無定向比嘯日猋、狂龍更無定向。

由於王子本身的行動並沒有方向性,所以無法按照我以往編劇漫談的一貫寫法,將事件與情感轉折作一個統整依序寫下,乖乖~這傢伙真的是個異數,搞到連作者都無從下手。嗯,就姑且以各個面向去談王子這個角色吧,上次提到,寫作王子的重點關鍵:

「你確定你所信奉的每個理念,你都能確實找到信奉他的理由嗎?」

如果有人想問自己這個問題,第一要件就是誠實面對自己,第二要件是深究自己,然後答案不須向任何人解釋,只要自己能回答自己即可。

在劇中,王子不斷以言語或者行動,挑釁目標的價值觀,例如對寒煙翠的同性愛,迦陵的忠心,太息公對魔王子的迷戀,嘯日猋的自責,劍之初的道德,戢武王對碎島的付出與最後得到的背叛,軍督的自尊與驕傲,對雲鼓雷峰的佛理等等。我盡量挑一些熱門且隨處可見議題作為目標,但實際上,任何一個議題都足以獨立寫成一個大長篇或者一部電影、戲劇,如深究學童霸凌與人性黑暗的小說蒼蠅王。復仇與亂倫關係的電影原罪犯,描寫政治操弄與威權統治的名作一九八四等等。

王子可沒這麼多時間把這些議題一一釐清,大家都知道的,他的興趣很短,而對單一目標的深入也非我一開始設計「絕對虛無」的王子所該作的,所以我採用蜻蜓點水式的點入法,讓王子用優雅的身影,嘲諷的台詞。去反駁每一個角色自身信奉的信念。由於橋段太多了,這裡不一一拿出來舉例,實際上每個議題要討論到最後,都足以寫成一大段的哲學論文了,而會刊太薄且這樣的內容太無聊,我們就跳過去吧。

魔王子是個不作夢的人,不只是意義上的,夢是現實的投射或反射,但現實對王子而言是虛無且不存在的荒謬,王子就算在睡著的時候也不會作夢。既然不期望,無喜無怒無悲也無怨恨,無所謂對現實的滿意與不滿意。要說王子還保有當下瞬間之外的情感,那大概只有對這個世界的厭惡了。

王子期望的世界是什麼?以王子的語氣來說:「期望不過是個夢想而已。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什麼,結果什麼都沒有改變。」王子是個不作夢的人,不只是意義上的,夢是現實的投射或反射,但現實對王子而言是虛無且不存在的荒謬,王子就算在睡著的時候也不會作夢。既然不期望,無喜無怒無悲也無怨恨,無所謂對現實的滿意與不滿意。那這樣的王子也不會有作夢的必要性。要說王子還保有當下瞬間之外的情感,那大概只有對這個世界的厭惡了。

是的,就是一種厭惡,王子的眼中看過去,這世界滿是虛偽與枷鎖,但被困住的人卻茫然無知。他也不指望這個世界覺醒,他只想享受末日來臨。某方面來講,他大概是末日狂歡派的執行者吧。

不過,王子真的有享受到「快樂」嗎?我想有待商確,他愉快的時間很短,大概只有在自己巧妙對的佈置終於完成後的那短短一瞬間。那之後呢?劇情中,他不只一次的向赤睛抱怨自己覺得無聊。正如我一再強調的,王子的內心是空的,無論怎樣的情感掉落其中,也只能聽到下墜時的輕微聲響,而不能填滿這個虛無。某方面來說,王子是EQ最高的人,因為他不會憤怒悲傷瘋狂嫉妒,他幾乎沒有負面情緒。有人注意到嗎?每次王子被打傷時,他總是會笑,傷得越重就笑的越大聲,因為疼痛讓他感受到自己「存在」。在那一秒鐘的那個瞬間他確實有「感受」。所以他笑,但這樣的疼痛也會消逝,而終於成為不存在,一如他的快樂一般短暫。

有人說王子的樂趣是操弄人心?這可不然,誠然,王子擅於掌握人性,但也僅之因為他深諳人性。小三子以前看過一些宗教思辨的書籍,書中的辯論相當精彩,實際上,如果你想當一個真正的反宗教,你就非得深深精研瞭解教義,同樣的,作為反道德枷鎖的王子,也深深瞭解人性的動向,所以他能輕易的玩弄打擊迦陵、慕容情、嘯日猋他們。操弄人性只是他的一個手段,但不是目的。那他的目的是什麼?老話一句,去問他吧。就算是編劇漫談也不是每個問題都有答案的(奸笑)。

王子的登場台詞:吾,魔王子,吾代表XXXX,這段台詞初看之下好似只為了惡搞咒世主,實際上只是第一次登場時,以佛獄代表我那段,是以自身為主,強調王子「自我」的本性。之後的每次登場,所使用都代表王子當時的心情與環境,這樣的設計更也為了凸顯王子的善變與捉摸不定。而他一路走到最後,再與劍之初決戰的時候,他說了:「吾,魔王子,吾沒代表什麼。」是的,既然虛無是本質,最終也是回歸虛無,於是他不代表什麼。這是魔王子的結論。或者也是虛無主義者的結論。

之前寫武君羅喉時,我運用了大量的潛台詞,而我在王子身上則是用了不少象徵圖騰,篇幅夠的就說說,篇幅不夠的,那就留給觀眾自己去猜吧。先說幾個比較明顯的。

蛾的象徵意義:蛾是一種害蟲,會吸食樹液,造成樹木的病害。之前提過火宅佛獄的象徵就是樹,巨大的扶木、盤根錯節的地理環境,還有句芒(木神)等等,王子以蛾的象徵出場,開場即暗喻他將會把佛獄吸食殆盡。而劇情也確實如此發展,王子確實將佛獄作為他玩弄取樂的對象,將佛獄吞噬殆盡。而選用蛾還有另一個理由,那就是蛻變新形態。在電影沈默的羔羊中蛾所賦予的意義,也是我這樣設計的心理意義。

蛹眠之間:延伸蛾的意念,蛹代表的是蛻變,新型態,從蛹中誕生出的是新生?還是怪物?而實際上,蛾這種生物在蛻變成型後的生命大多通常很短,可以說,當蛾化之後,雖然蛾的生命得到了完整,卻同時也是步向殞滅,套一句羽人說過的話:「羽化不是新生,而是死亡的變形。」

墮落天堂:是墮落才會到達天堂,還是天堂中的墮落,還是墮落者的天堂?還是從天堂墮落?

未完成的羽化,折翼天使像:王子所建造的石像,一隻折翼的王子,這座石像是我將我的想法交給場景設計的某人,由她具象化我的概念,再由道具組執行。原本的設計圖當中,王子一邊翼臂糾結,殘缺不全,上身略彎,另臂前伸掌心向下,食指凸出微向下彎,另四指略內屈,下面是如山的骷髏,而一人攀登屍山,伸手欲觸碰王子的指頭而不得。嘿~這動作,我突然想起創世紀中的創造亞當了。

這個構圖令人擊節讚賞,可惜後來因為製作工時不夠,所以後面全砍了。大家幻想一下即可。至於意義,留給大家猜想。

蛾空邪火出招前的痛苦:正如王子所說的,用自身的痛苦,換取對方得到更大的痛苦。當然,痛苦也是王子感受自身存在的一種方式。算是補強我前面的設定。

蛾蛹、折翼天使、蛾空邪火、墮落天堂,把這些串聯在一起,或者可以看到王子的另一面喔!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 By: 素邪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